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一章 穗浇地赶到了夜里
    穗扬起她那纤细而有劲道的手朝着狗子媳妇的脸两巴掌,左右开弓,耳光响亮。在这片春意昂然的田间地头,显得那么的清脆。晨曦浅明,浓绿的麦田嗅觉着四月的恬静。狗子媳妇傻楞了一会儿方醒过神儿,脸火辣辣的,猛然,她象一只见了黄鼬的鸡,乍起颈上的羽毛,斗鸡似地朝穗扑去,双手乱舞乱挠,死死地抓住了穗昨夜浇地时穿得军大衣。穗的手紧紧地抓住狗子媳妇的手用力相持,掰开那手,再一用力便把狗子媳妇的摔倒在地,两只长腿跨到她的身上,把昨夜浇地时的烦恼都发泄在这个婆娘身上,狗子媳妇肥厚的臀部便成了穗出气的好地方。穗见她没有了还手之力,便起身向机井屋里走去,剩下她躺在地边哭。

     这时候,狗子骑着摩托车从路那边来了,见自己的媳妇躺在地上哭,气愤地上去踢了他媳妇两脚,嘴里骂着,“没出息,丢人显眼,干吗,干吗。”媳妇委曲地哭得更加厉害了,嘴里嘟囔着,“瑾子家揍俺,你不揍她,你不是男人,你不是你娘养的。”狗子问:“她在哪里。”她指指了机井屋。他两口子便朝机井屋走去。

     穗开开门,她拿着一把亮晶晶的铁锨站立在门前,她目光闪烁,大声喊道:“谁来俺给谁拚了。”风吹着她脸前的秀发,她象一名无畏的战士。

     狗子本身感到理亏,昨夜是他拉了穗浇地的电闸,不让穗浇地的。这是他媳妇出的主意。

     这片方田地里,绿油油的麦田间时而隔着白茬地,都是开春种棉花的。穗与狗子家的麦田间便有5亩地的白茬,曲曲弯弯地趴着条蛇般的白色的碗口大的水袋子,从机井屋的那头出来一直顺到这块地的北头。水袋子里剩余着部分的水,这块地已经浇了一少半的水。

     穗浇地赶到了夜里。水清澈地流进干涸的地里,洇湿了这持久的渴望。穗穿着军大衣坐在田埂上听水的声音。夜色让她的心感到孤独,遥遥的村庄灯火通明。她想念起瑾子来,昨天瑾子打来电话,说北京有非典,工地上跑了一些人,管的很严。她没有在意,只是说不行便回来,咱不挣那个钱,云大娘的5亩白茬地咱种了,明天就浇水了。

     思绪就象不远处的泊油路上的车灯,一闪闪的,有幸福的、有甜苦的。穗望着满天的星星,她想哭。她坐在田埂上,听着水的声音,慢慢进入了梦乡,她感觉着自己在海上漂浮,水已经漫过了田埂,她的一只靴子已浸在水中。她站起,亮起手电筒,惺忪的自然地把水带子拉到另一个田畦里。夜已阑珊,风更加凉爽,她打起精神,哼着小曲,她一个人也不怕这黑色的夜,因为这是她生活的地方,再也没有这个地方熟悉了,那里的梨林、那里的坟茔。水声窸窣地无声了。她用手提起水带子,水流明显小了,她望了下村庄那零星的灯光,思忖着,机器坏了还是没电了。她顺着水带子来到机井屋。她进了小屋,拭拭闸盒,确定没电了。她走进小屋,望望天,便回到小屋,躺在小床上。她做了梦,梦见满地雪白的棉花。当穗抓一朵棉花时,棉花忽儿变的越来越大,象云彩一样,她便听到有人高喊她的名字,“瑾子家,瑾子家在吗?”

     穗醒了,她从机井屋里出来,天刚蒙蒙亮,发着一种美丽的蓝.。狗子媳妇站在外面。她与穗是本院未出五富的妯娌,狗子是小名,当着本村的电工,算是村支部的人。别人家都叫谁谁家的,狗子总是在别人面前说俺媳妇,便叫起狗子媳妇的名称来。

     狗子媳妇气急败坏地说:“瑾子家,这片地你不能浇,云大娘让俺种了。”“谁说的?”穗问。狗子媳妇说:“云大娘亲口说的。”穗说:“说的啥?”狗子媳妇笑里藏刀,说:“云大娘说,都是一家子,谁种不是种,说完还冲俺笑。真不知道你咋就浇上地呢,白白让俺家狗子大晚上的把电给拉了。”穗随着这天的明亮而清楚了,这是多么好的田园风光,却象吃了只苍蝇一样。穗急了,说:“你知不知耽误俺多少时间,下家还等着呢,你真不是玩意。”狗子媳妇添着脸说:“不该拉吗?当电工的没有这个权力吗?”说完还有点得意。穗压不住火,抻出手朝着狗子媳妇打去。

     穗手中的铁掀亮得让狗子两口子寒而生畏。

     狗子冲着媳妇说:“媳妇,解决问题找云大娘去。”“她打俺咋办。”狗子媳妇怒道。“活该。”狗子说完骑上摩托车一溜烟走了。狗子媳妇也骑上她那辆破自行车灰溜溜地跑了。

     麦子正在拔节,熟悉的春天啊!穗扔掉铁掀呜呜地哭起来。

     云大娘气坏了,面对穗与狗子媳妇,一肚子的火发不出来。她们同是一样的福祉,远近一样,两人都哭天摸泪,好象是受了多大的委曲。云大娘一本正经地说:“你看看,叔伯妯娌,还添脸打架,都不要脸了,有怨有仇呀,你俩给俺添乱、添堵。含尘俺,是吧。这点地,本来俺想种,怕别人说闲话,你海子哥说啥也不让种了,有了点钱,坐上骄车了,也让老子歇歇。的确,种地也没多大的收入,挺辛苦的,不过国家也快免税了,还有补贴,有点地还是踏实。”说完呷了一口茶,一味碧螺春。穗提着茶壶给云大娘添上。

     “这块地谁说得早谁种。不管远近。”云大娘做了结论。

     穗没说啥,狗子媳妇抢着说:“俺说的早。”

     云大娘却说:“你说得没有穗说的早。”狗子媳妇反驳说:“大娘,你还种玉米时,俺就说,你不种了,让俺种,后来又说过一次,你忘了。”云大娘说:“没忘,穗正式说的比你早,秋后,俺和老头子正式说了不种冬麦了,穗正在,说要种这块地,俺们便同意了。所以算说的早。”狗子媳妇望着云大娘又些急了,说:“算早是啥意思,大娘,这么着吧,俺种这块地每亩都你50元的租金吧。”“啥,钱,你看你大娘缺钱化吗?”云大娘有些不高兴。“不是那个意思。”狗子媳妇有点尴尬。云大娘又点气了,说:“什么意思,就这样了。”她看不上狗子媳妇,她喜欢穗。

     穗一嫁过来,云大娘和穗很投脾气,不光穗看上去很美,不象是个村里人,水灵、干净,最重要的是穗很懂事。

     穗和云大娘都爱花,淡论起花来,穗说的头头是道,什么样的花适用于什么地方,什么样的花容易花粉过敏。她还夸云大娘象牡丹花,富贵。穗生东东时,没有办二胎准生证,乡计生委围追堵截把穗堵在云大娘家。云大娘站出来喊道:“谁让你们堵到俺家大门口的,赶快走,不然俺不客气了。”计生委主任上前非常客气而且语气惋转,说:“云大娘,对不起,我们发现王瑾家跑到你家来了,所以我们必须找王瑾家把事情说清楚。”“你说吧,有俺。”云大娘看到院里的人来看热闹便说。主任说:“二胎要罚款,并到乡计生委指定医院做结扎手术。”云大娘笑着说:“结什么扎,他家一男一女了,让他家再生也不会了,你们先回去吧,那一天,把钱给送去。”主任哪里能干,“不行,按规定办,天天躲,搞游击,早晚的事。”“多少钱?”大娘一问让主任喜上眉梢,立即回答:“不多,做结扎的5000。”云大娘果断地说:“结扎证这两天给你送去,钱,老头子,拿5000给他们,让他们走。”说完转身回屋。

     几辆摩托车冲出人群出了王家胡同。

     穗有些尴尬,面带愁容。云大娘却喜笑颜开,说:“穗,大娘先借给你,有钱便还,没钱便拉到。明天找海子,到医院开个证明。”海子是本县民营企业家,搞玻璃钢发的家。翌日,穗便到海子家,海子嫂文静召待了她,文静观察着她,发现她还是那么年轻,不象是30多岁的。穗说:“嫂子,你比俺大几岁,皮肤昨那么好呀。”文静说“我的都是假的,美容的,你的才是真的。”文静转入正题,说:“儿女两全了,不要再生了。”随后从包里拿出一张病历。“结扎证明不开了,开个病历,泌尿系统有毛病,就不用结扎了,我给乡里打个电话,不再生便过去了。”穗的心终于落了地。

     穗从文静家出来,心情舒畅,跑到花卉市场,买了盆君子兰,穗喜欢的。这是送给云大娘的。

     云大娘与穗的关系院里的人都很清楚。狗子媳妇也很明白,可是她就是想不通,为什么那一天云大娘对她说,都是自家人,谁种不是种。她总认为她比穗说的早。当穗接上电浇了地,她才明白晚了。让穗抢了先。

     云大娘的话便是懿旨,说到这份上了,也就无法改变。狗子媳妇现在不恨别人,只恨自己的男人狗子,做为一个村的电工,竟然傻糊糊地给穗接了电。